联合国人权专家:部分团体利用对疫情的恐惧大作文章


赵剡:对于国外来说,国内治疗的隔离确实很难复制。

新京报:这样的国际交流有什么好处?

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、彭志勇的对话。

现在法国和意大利的病人很多,我们已经不知道病人在哪里了,普通人也可能面对病人。如果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面对病人时应该戴口罩,普通人难道就不该戴吗?每次交流,我都建议要让普通人戴口罩。

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、临床试验。像法国,现在病人很多,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。临床研究其实不难,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,病人数量急剧减少,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。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,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。

▲彭志勇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特效药方面,有国外的医生问我们,前期治疗中有没有使用氯喹、氯喹到底有没有效果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我们没发现很扎实的证据证明氯喹有效。我自己也研究了氯喹在临床中的使用,但现在患者数量减少会对试验产生一些影响,所以我的临床研究就搁在那儿了。之前国内有很多类似的临床试验,但因为病人少了进展都不是很好,都没拿出结论。

赵剡:这说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某种变化,国外的新冠病毒跟国内的新冠病毒已经不一样了。我们也讨论过病毒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异了,从病毒学上讲,病毒与人接触,它肯定会变异。这是一个定律,一个常规发生的事情,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。

积极开展网络招生咨询及志愿填报指导活动 

新京报:针对国外的情况,交流时,你们给出了哪些建议?